2024-01-07 13:16:33 -
买10个目前用了7个,有三个抽了真空放几天漏就漏气了。还有三个没有用。

2024-01-18 09:11:28 -
商品很棒很喜欢,客服服务态度非常好,很棒的购物体验!

2024-01-17 09:33:23 -
手机壳很好看,就是味道有点大

2024-01-01 14:32:45 -
赞,物美价廉,皮质厚有保护作用,又没有那么硬,拿着舒服;大小合适,原来以为没有盖子,因为喜欢简单款,但发现盖子没有显得笨拙;主要的大爱这个颜色。推荐亲们关注。


2024-01-16 07:16:12 -
非常好用,效果很好,这个牌子的地板腊也很好。

2024-01-08 19:10:33 -
物流快,东西还没使用,看起来不错

2024-01-17 11:02:32 -
买了好几次了,感觉很好,贴上就不疼了

2024-01-22 16:12:24 -
小绿表精致好看,包装精美,戴个表也就是提醒自己注意时间,小绿表大气端庄,很适合日常佩戴。是个好选择,佩戴挺舒适的。价格再低些就更好了


2024-01-17 11:05:14 -
物流很快,第二次买了同一个品牌的手指饼干。

2024-01-14 23:54:02 -
速度快!

邱开冒:领导一发毒誓,群众就笑场

前几天,上海的几个区长信誓旦旦地立下“军令状”,保证到5月10日把新增病例降低60%云云。都是成年人了,把奥密克戎当做宣战对象,不觉产生一种过家家的亲切感,两拨孩子竹马木枪,杀伐正酣……一群区级领导像张嘎子似的,腰插木头手枪,头戴柳条迷彩帽,慷慨激昂地争任务表决心。艾玛,我都有画面感了。

其中,浦东新区领导的军令状立得最苛刻,简直像发毒誓了:
我代表浦东新区在会上向市委立了军令状,5月10日的新增病例数在昨天666例的基础上至少降低60%,力净降到260例以内。军令如山,一诺千金,我们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务。

奥密克戎无色无形,即使领导用兵如神也不敢保证能成建制地消灭它吧,《南征北战》里的台词正好对应了目前的困境:不是我们无能,是病毒太狡猾。浦东新区万一降不到260例,真忍心让领导们“粉身碎骨”?感染了奥密克戎多喝水少活动,居家静养两天就转阴了,大多还是无症状的。奥密克戎袭击人体危害轻微,但却把领导逼上绝境,多出几个发烧咳嗽的就逼得领导“粉身碎骨”,奥密克戎若有知觉,会急赤白咧地跟领导死嗑:我有那么毒那么坏吗?这么败坏我的名声真的好吗?

今天一早出来数据了,浦东新区263例,超过军令状发誓的数字了。广大群众心里咯噔一下,蒙眼不敢看浦东新区方向,在静默中相互安慰“节哀顺变”。


但不久就传来了喜讯,有13例是以前无症状转入确诊病例的,应该算在10日以前的数字。浦东新区就以新增感染250例的骄人成绩完成了军令状,领导们转危为安了。

群众虽然也转忧为喜,但对领导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很生气,发这么狠的毒誓,万一完不成任务咋整!想想都不寒而栗。

但浦东新区的群众经过“军令状”的洗礼,也明白了领导敢发毒誓的窍门:只要领导掌握着数据处理权,就不存在完不成的任务。建议领导以后别发毒誓了,群众会笑场的,不利于改善干群关系。

发誓其实是一种的契约形式,发毒誓是对违约的处罚承诺。刘关张桃园结义,就是签订合作契约。至于对违约的处罚,就很模糊笼统,誓言越毒,越没有履行的可能: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。皇天后土,实鉴此心,背义忘恩,天人共戮!”天人怎么共戮?如何实施?就是表达决心和狠心而已。后来刘关张真的没有“同年同月同日死”,也没谁指责他们违约背誓,更没有“天人共戮”。立誓越毒,越无发履行,或者压根就没当真,说说而已。严格说来,这属于契约合同欺诈。比如“如违此言,天打五雷轰”,就没有执行的可能性,下雨天浑身绑满避雷针也不能保证被雷劈,何况还得“五雷轰”。

毒誓一是用来表决心表忠诚,二是用了诅咒,有巫术功能。魔教中层干部向教主发毒誓“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”,属于前者;灭绝师太逼周芷若发毒誓“子孙为奴为娼”属于后者。

能兑现的誓言大多平易近人,比如摩崖居士谢烟客的“玄铁令”,持令来求,有求必应;杨过的三根金针,言出必践。韦小宝和索额图结拜,都敬畏誓言的契约魔力,怕“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”真兑现了,陪索额图老头子同死太吃亏,改成“同月同月同日死”,这也显出韦小宝独有的契约精神。

所以,以后领导立“军令状”时别发毒誓,不用“粉身碎骨”这么狠的承诺,这都是没打算兑现的假契约。要说点能兑现的誓言,比如若完不成任务就绕黄浦江裸奔一圈,或者罚无下酒菜裸喝三瓶茅台,易监督好兑现,还有观赏性。

美人自古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群众从此心柔软,不许领导发毒誓!

2022.5.11

【二二之夏】Day 34 时光作画彩绘山

金国灭掉辽国的真相 | 为什么野蛮可以打败文明

高尔夫球推杆规则

何为佛?【重点篇目】

羞答答的油条

小林中年得女